死人不說話

死人不說話

惟雯說故事

 

​在二戰期間,美國空軍不斷損失寶貴的戰機和駕駛員。

​主要是轟炸機(bomber),每次對戰都輸慘德國。

派出去的戰機越多,飛回來的卻越來越少……。

後勤部隊每天都辛苦收集機身上的「戰鬥數據」,統計戰機上的彈孔,並且把位置標示出來,試著透過統計學的力量「智取」納粹德軍。

那時候戰機是有螺旋槳那種,駕駛還可以把艙門打開「透透氣」。

​戰鬥方式是「用機槍」,直接把子彈射到敵方的機體上,也就是「狗鬥(Dogfight)」。

直線邏輯上,想減少「中彈」的方法,就請技師直接在飛機已標示彈孔上加厚、「加滿防禦」就可以了。

​但這種「防禦」同時也是個白痴策略,因為當你的「防禦」加越厚,「敏捷度」就越低。

​飛機在空中多出那幾層加厚的金屬,換來的就是狗鬥時的「無限笨重」、變成敵方活靶。

​「亂點防禦」還會造成重量分佈錯亂,載滿武器的駕駛連起飛都有問題。

這種策略失效,受夠苦的美軍想到一招:去學術界,找懂數據分析的人。

​數學家沃德‧亞伯拉罕(Abraham Wald)就此登場。

美國將軍們雖然對數學家抱持尊敬,但每天都忙打仗,誰有去空管教育界學者。儘管高層命令讓軍事策略結合學術,但其實將軍們不是很耐煩的。

「欸,沃德,你分析一下該強化哪些部位才最有效率。」

​「這是飛回來的戰機彈孔分佈圖,花很久才整理好的。我要最有效的策略,可別搞砸。」

​將軍索性連「博士」的稱呼都省了,直接把整疊資料丟給沃德。

心中一邊盤算著戰鬥編組、升級武裝…等「其他」解決方案。

沃德看著手上的一疊資料,沈默很久。

​沃德說:「你去補強完全沒有彈孔的位置。」

「什麼!」將軍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腦袋在想什麼!怎麼會去補那些沒彈痕的位置?

沃德卻說:「你這些資料是錯的啊。」

「你們沒覺得奇怪嗎?子彈又不長眼睛,彈痕應該是隨機分佈,怎會只集中固定部位?」

​沃德繼續說:「沒彈孔的地方才是重點。因為這些部位一旦被射中,飛機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次,換將軍沈默許久。

​確實,沒怎麼出現彈孔的地方真的是「致命位置」。

  • 駕駛艙
  • 機身中樞
  • 左右兩顆引擎

​這些部位一旦被射中,飛機確實就再也回不來了。

 

美軍以往的策略都在補強那些「中彈部位」。

但能看到彈孔正說明這些地方「並不是致命傷」,所以才能飛回來、才能被統計到。而真正致命的位置都在那些已陣亡、「不能被統計到」的飛機上。

在沃德提出洞察之後,美軍改成強化駕駛艙、引擎等重點位置。

​不補強彈孔處,反而補強在「沒彈孔處」,果然大幅提升戰機存活率。

這正確的邏輯,目前不只在軍事上發揮作用,後來更成為經濟、財務、心理學等領域的經典概念。這就是知名的「存活戰機偏差」(Survivorship bias )的一種邏輯謬誤。

​意思就是說,人的直覺過份專注在「看得到的」情報,但忽略那些「沒有被搜集到」自己眼中的資訊,因此做出錯誤決策。

​更直白一點講法,就是「死人不說話」的邏輯謬誤。

例如:

  • 店家因為低分負評改掉獨家配方,殊不知這是沒抱怨的忠實客戶都喜歡的「賣點」
  • 加強服務或產品的明顯缺陷,卻讓支撐「真正核心優勢」的重點資源被稀釋掉
  • 太重視意外風險的倖存者說法,但能活下來訴說心得的反而是少數,因為「死人不說話」。

仔細想想,你的決策,是否也常被有限的資訊和天生直覺給誤導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留言列表(1条)

  • tlover tonet
    tlover tonet 2023 年 12 月 18 日 上午 2:40

    I love it when people come together and share opinions, great blog, keep it up.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