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對話

父子對話

惟雯說故事

 

一則:兒兩歲。

某日,頭撞桌角,長一包,大哭。

一分鐘餘,我走向桌子,大聲問:"桌子呀,是誰把你撞疼了?哭得這麼傷心?”

兒止哭,淚眼看我。

我撫桌再問:"誰呀?誰撞疼了桌子?"

兒說:"我,爸爸,我撞的!"

我說:"哦,是你撞的,那還不快向桌子鞠個躬,說對不起!"

兒含淚,鞠躬,說:"對不起。

自此,兒學會了責任和擔當!

 

二則:兒三歲。

無故大哭,我問:"咋了,哪不舒服?"

兒說:"沒有不舒服。"

我說:"那為什麼哭!"

兒說:"就是要哭!"—-明顯撒嬌。

我說:“好吧,你要哭我們都沒意見,可是你在這兒哭不合適,會打擾我們說話的,爸爸給你找個地方,你一個人好好哭,哭夠了再叫我們。”

說完將兒關進了洗手間:"哭完了敲門。"

2分鐘,兒拍門:“爸爸,爸爸,我哭完了!”。

我說:"好,哭完了?哭完了就出來吧。"

至今,兒18歲,仍未學會操縱和遷怒!

 

三則:兒5歲。

傍晚,牽兒散步經小橋,橋下碧水見底,暗流洶湧。

兒仰頭看我:“爸爸,小河好美,我想跳下去游泳。"

我一愣:“好吧,爸爸跟你一起跳。不過我們先回家,換一下衣服。”

回家,兒換衣畢,見一盆水在面前,困惑。

我說:“兒子,下水游泳得把臉埋進水裡,這你懂吧?”

—-兒點頭。

“那我們現在就先練習一下,看看你能埋多久。"—-我看表。

"好!"兒把臉豪氣沖天埋進水裡。

僅10秒:"呸呸,爸爸,嗆水了,好難受。"

我說:"是嗎?等等跳到河裡,可能會更難受些。"

兒說:"爸爸,我們可以不去跳嗎?"

我說:"好吧,不去就不去了。"

從此,兒學會了謹慎而不冒失,三思而後行。

 

四則:兒6歲。

兒6歲好吃。

某晚,放學經麥當勞,駐足:

兒說:"爸爸,麥當勞!”—-垂涎欲滴。

我說:"嗯,麥當勞!想吃?"

兒說:"想吃!"

我說:"兒子,一個人想吃就吃呢,叫狗熊;想吃而能不吃呢,叫英雄。"

我接著問:“兒子,你要做英雄呢還是做狗熊?”

兒說:“爸爸,我當然要做英雄!”

我說:"好!那英雄,想吃麥當勞時會怎樣呢?"

兒說:"能不吃!"—-很堅定!

我說:"太棒了,英雄!回家吧。"

兒流著口水,隨我回。

從此,兒學會了有所為而有所不為,經得起誘惑。

 

五則: 兒8歲。

兒8歲,頑皮,與大同學打架。傷痕累累,回,大哭不止。

我說:"委屈?"

"委屈!"—-兒泣答。

我說:"憤怒?"

"憤怒!"—-兒嚎啕。

我說:"你打算怎麼辦?"

再問,"需要爸爸為你做點什麼?"

兒說:"爸爸,我要找塊磚頭,明天從背後去砸他!"

我說:"嗯,我看行!爸爸明天為你準備磚頭。"

繼續問,"還有呢?"

兒說:"爸爸,你給我弄把刀,我明天從背後去捅他!"

我說:"好!這個更解氣,爸爸這就去準備一下。"—-我上樓。

理解支持,兒漸平靜。

 

約20分鐘,我從樓上搬一大堆衣服及棉被?

我說:"兒子,你決定了嗎?是用磚頭,還是用刀呀?"

兒說:"但是,爸爸,你搬那麼多衣服被子幹嗎?"—-兒困惑。

我說:"兒子,是這樣的:如果你用磚頭砸他,那麼員警就會把我們帶走,在監獄裡大概只要住一個月,我們就帶些短衣薄被就可以;如果你用刀子捅他,那麼我們在監獄裡至少3年回不來,我們可要多帶些衣服被子,四季都要帶齊?"

我說:"所以,兒子你決定了嗎?爸爸願意支持你!"

兒說:"要這樣的?"—-兒驚愕。

我說:"是這樣的,法律是這樣規定的!"—-我趁機宣法。

兒說:"爸爸,那我們就不幹了吧?!"

我說:"兒子,你不是很憤怒嗎?"

兒說:"嗨嗨,爸爸,我已經不憤怒了,其實我也有錯。"—-兒臉紅。

我說:"好,爸爸支持你!"

自此,兒學會了選擇和代價。

 

六則: 兒9歲。

兒9歲,四年級,數學不及格,悶悶不樂。

我說:"怎麼了?考試不及格,還給我們臉色。"

"因為數學老師很討厭,她的課不愛聽。"—-理直氣壯。

我說:"哦,怎麼個討厭法?"—-我很感興趣。

 

兒說:"……,……"

兒說了很多,"總之她也不喜歡我。"

我說:“哦,別人喜歡你,你就喜歡她;別人不喜歡你,你就討厭她。這說明你是個主動的人還是被動的人?”

兒說:“是個被動的人!"

我說:“是強者,還是弱者?是大人,還是小人?”繼續問。

“是弱者,是小人!”—-兒怯怯。

我說:"那你要做大人,還是小人?"

兒說:"做大人!爸爸,我知道了:無論老師喜不喜歡我,我都可以去喜歡她,尊敬她,主動影響她,做一個強者。”

翌日,開心上學,數學從此優秀。並知道了何為大人,何為小人。

 

七則: 兒10歲。

兒10歲,迷電腦遊戲。

妻屢教,子不改。

我說:"兒子,聽說你每天玩這個?"我指著電腦。

兒說:"嗯。"—-承認,低頭!

我說:"每次玩完之後,什麼感受?"

兒說:"茫然,空虛,沒勁,自責,看不起自已?"

我說:"那為什麼還玩呢?把持不住自己,是不?"

兒說:"是的,爸爸。"—-兒很無助。

我說:"好!爸爸幫助你!"我搬來電腦,給兒子一小錘,"兒子,砸了它!"

兒說:"爸爸!"—-兒驚愕!

我說:"砸了它,爸爸可以沒有電腦,但不能沒了兒子!"

兒流淚,親手砸了電腦!

從此,兒懂得了什麼叫原則。

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