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希望裡

活在希望裡

惟雯說故事

 

有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褚時健(生於1928年),出生在一個農民的家庭。

 

1955年,27歲的褚時健擔任了雲南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科長。

31歲時被打成右派,帶著妻子和唯一的女兒下農場參加勞動改造。

文革結束後,1979年褚時健接手玉溪捲煙廠,出任廠長,當時的玉溪捲煙廠是一家瀕臨倒閉的破爛小廠,那年他51歲!扛下了這份重任。

 

反思:而我們現在有很多3、40歲的人已經不想工作,害怕壓力、害怕承擔、怕苦怕累。到50歲已經覺得這一生的奮鬥結束了。反觀,褚時健的奮鬥故事51歲才剛剛開始。

 

經過褚時健和他的團隊18年的努力,把當年瀕臨倒閉的玉溪捲煙廠打造成後來亞洲最大的捲煙廠,中國的名牌企業:紅塔山集團。

褚時健也成為中國煙草大王,成為了地方財政的支柱,18年的時間共為國家創稅收991億。

 

而就在褚時健紅透全中國,走到人生巔峰時,在1999年因為經濟問題被判無期徒刑(後來改判有期徒刑17年),那年的褚時健已經71歲。當從一個紅透半邊天的國企紅人,執政18年的紅塔集團的全國風雲人物,卻一下子變成階下囚,這樣的人生打擊可說是滅頂之災。

 

而接下來的打擊,對一個老人才是致命的,妻子和女兒早他三年已經先行入獄,而唯一的女兒在獄中自殺身亡。

這場人生遊戲是何等的殘酷,一般人想到的:此時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在晚年遇到這樣的不幸,可能只能在獄中悲慘地度過餘生了。

 

但三年後,褚時健因為嚴重的糖尿病,在獄中幾次暈倒,後來被保外就醫,經過幾個月的調理後,褚時健上了哀勞山種田,後來他承包了2400畝的荒地種柳丁,那年他74歲。

 

王石感慨地說:我得知他保外就醫後,就專程到雲南山區探訪他,他居然承包了2400畝山地種柳丁,柳丁掛果要6年,他那時已經是75歲的老人了,你想像一下,一個75歲的老人,戴著一個大墨鏡,穿著破圓領衫,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論柳丁6年後掛果是什麼情景。而6年後,他已經是81歲的高齡。

所以,王石說:他人生最大的震憾在哀勞山上!

 

幾年的時間,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變成果園,而且他種的冰糖臍橙在雲南1公斤8塊錢你都買不到,原來這些產品一採摘就運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效益驚人。因為褚時健賣的是勵志橙。

 

第二次王石再去探望褚時健時,他看到了一個面色黝黑但健康開朗的農民老伯伯。

他向王石介紹的都是果園、氣溫、果苗的長勢。言談之間,他自然地談到了一個核心的問題:2400畝的荒山如何管理?

 

他使用了以前的方法,採用和果農互利的辦法。他給每棵樹都定了標準,產量上他定個數,說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為太多會影響果子的品質。

這樣一來,果農一見到長得差點的果子就主動摘掉,從不以次充好。他制定了激勵機制:一個農民只要任務完成,就能領上4000塊錢,年終獎金2000多塊,一個農民一年能領到一萬多塊錢,一戶三個人,就能收入三、四萬塊錢,比到外面打工掙錢還多。

他現在管理果園,想到果園幹活的人擠破頭。

現今,經過評估,褚時健的身家又已過億。

 

褚時健那種面對任何人生磨難所展示出來的企業家的氣質和胸懷,令人讚嘆。

後來,有人問深圳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你最尊敬的企業家是誰?

王石沉吟了一下,說出褚時健的名字。不是全球巨富巴菲特、比爾.蓋茨或李嘉誠,而是這個老人,這個跌得很慘卻屢次站起來的人。

王石說:如果我在他那個年紀遇到挫折,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而是在一個島上,遠離城市,離群獨居。

 

褚時健這個人物,給了我們一個答案,衡量一個人成功的標誌,不是看他登到頂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彈力——巴頓將軍!

 

未來的路上,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請想想這位老人,

記住他的31歲、51歲、71歲、75歲、85歲….

 

基督教有一句話說:「上帝關了這扇門,會在另一個地方再開一扇窗。」

 

電影「侏羅紀公園」也有一句話:「生命總會找到牠的出口」。

我也很喜歡這句話…。

 

最後一句話送給所有的朋友:活在希望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