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壞時代的投資新思維3—國際糧荒蠢蠢欲動

大破壞時代的投資新思維3—國際糧荒蠢蠢欲動

2home.co  楊惟婷

 

2022年面對通膨、戰爭、升息三大風險,明天過後,全球經濟成長的時代恐將趨緩,投資理財也不能再用過去十幾年的多頭慣性思維來應對了。

 

若依歷史經驗來說,過去只要槍聲一響、石化業即黃金萬兩,例如過去三次石油危機時,油價高漲,帶動能源、化工、基本材料三大產業漲翻天。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次俄烏戰爭,除能源大漲外,真正的危機可能是糧荒問題。

因為能源短期是可以選擇的(搶煤一族),但糧食不可替代,且會要人命的….. 。

 

一、2022年仲夏的三把火

 

1、Fed印鈔引爆通膨大火,單靠升息、縮表能讓通膨滅火嗎?

 

由於疫後經濟快速復甦,加上供應鏈瓶頸問題和俄烏戰事導致能源價格持續上漲,全球正經歷 40年以來最高大上的通膨。

 

以美國為例,勞工部5/11日公布4月CPI年增8.3%高於預期,且續寫近40年高點,這數據給 Fed 帶來了壓力,「打通膨」成為它2022年重中之重任務。

 

稍後, 美國勞工統計局5/12日公布的美國生產者價格指數 (PPI) 也進一步上漲,較2021年同期上升11%,表明美國還處在自1980年代初以來最嚴重的通膨。

數據顯示,基於供應鏈仍然緊張,在住房、食品、機票和新車等漲價的推動下,透過生產渠道持續影響消費者需求。此時,生產者面臨成本的上升,未必能將費用全部轉嫁消費者。未來,可能造成景氣中挫。

 

目前歐美各國央行只能開始收緊貨幣政策,並步入新的升息週期。

例如美國聯準會 5/4 日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 (FOMC) 利率會議中,一如預期決定升息2碼,這是2000年5月以來最大升息幅度。

並將從6 /1日開始「漸進式」地縮減近9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每月削減最多475億美元,包括 300億美元的美國公債和 175億美元抵押擔保證券 (MBS)。

3個月後,聯準會將擴大縮表力度,每月削減最多600億美元美債和350億美元。

 

但Fed單靠升息、縮表,要多積進才能讓通膨滅火?
還是,此舉可能造成景氣中挫?

 

2、俄烏戰爭推高全球農糧與能源價格,時代的眼淚何時拭乾?

 

早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前,農作物價格就已經因為疫情,全球供應鏈中斷、運輸成本高昂而上漲。

這次俄烏戰爭讓全球通膨更緊張、能源價格飛漲、糧食也發生短缺,因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世界的兩大糧倉,戰爭可能造成2.8億人面臨糧食問題、4500萬人在飢餓邊緣掙扎,影響地區包括亞洲、非洲、拉丁美洲,這是非常可怕的問題,還恐怕連累全球經濟發展。

 

雖然俄羅斯、烏克蘭 GDP規模不是最大,但俄烏卻都是大宗商品的生產大國。兩國合計占全球小麥出口30%,玉米、化肥、天然氣出口20%,石油出口11%。另外,兩國也是鋁、鎳、鋼鐵等金屬重要供應鏈。所以俄烏戰爭以來,刺激相關原物料價格飆漲,加碼推升全球通膨。

 

另外IMF也指出,俄烏戰爭以及西方對俄羅斯施加制裁,將推高全球食品與能源價格,而主要國家央行紛紛調升利率對抗通膨,這對債務負擔大的國家將帶來很大的生活壓力。

 

總之,由於歐洲高度依賴俄羅斯的能源與糧食,故對俄羅斯經濟制裁於歐洲而言是「雙面刃」。歐盟國家在這波制裁中將會受傷很大,尤其像德國就有55%的天然氣仰賴俄羅斯進口,石油的佔比也高達2成,看來沒有梅克爾當家的德國,只能暗自垂淚!

 

3、世界工廠生產成本上揚,將加重美國「輸入型」通膨?

 

針對大陸上海疫情再起,上海實施嚴格的「動態清零」政策,這對長三角生產、經濟和生活造成了巨大衝擊。尤其,許多跨國企業的工廠難以生產和出貨。全球供應鏈也斷鏈神傷!

除供應鏈斷鏈外,俄烏戰爭推動全球的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上漲,也意味著大陸的原物料進口成本正變得更加昂貴,若轉嫁為「輸入型」通膨,將可能造成歐美消費信心下滑,消費需求可能自2022年下半年起成長趨緩,此是否釀成全球經濟衰退,尚有待觀察?

 

二、Fed升息、縮表是讓通膨滅火?還是帶來經濟衰退?

 

俄烏戰爭發生後,全世界的通膨更加緊張,而美國Fed採積進升息、縮表因應。

例如美國Fed 3月初已升息1碼 (25 個基點) 、5/4日再升2碼、6月開始縮表。

目前,債市相信美國通膨過高,Fed 已經遠遠落後形勢。
為了抗擊通膨,市場預期美國Fed暴力升息可能讓美國經濟成長遭遇嚴重打擊。

由債市一些「殖利率曲線倒掛」指標開始閃爍來看,顯示經濟衰退警訊已猶抱琵琶半遮面。

例如3年期公債殖利率盤中屢屢超越10年期和30年期公債殖利率,形成短債殖利率高於長債殖利率的「殖利率曲線倒掛」,5年期和30年期殖利率也出現16年來首見倒掛。

此「殖利率曲線倒掛」現象通常會發生美國經濟衰退之前,表示投資人擔憂短期經濟狀況而出售短天期公債、推升短債殖利率,同時買進長天期公債。

目前現象是否是金絲雀的預警?是否將造成停滯性通膨?

 

安聯集團首席經濟顧問伊爾艾朗 (Mohamed El-Erian) 表示,美國正在面臨「生活成本」危機,消費者在接下來兩、三季會非常有感,但他擔心聯準會 (Fed) 對抗通膨的舉措,可能導致美國經濟萎縮。

 

伊爾艾朗表示:「由於需求依然強健,目前企業擁有定價權。整體來說,美國消費者在未來幾個月對生活費高漲都會很有感,這將是一段難熬的時期。」

伊爾艾朗說,「我們正在關注生活成本危機,預料消費者將在未來兩、三季受到通膨嚴重影響,消費者信心將很低迷。」

 

試想,拜登敢將抗通膨,只單靠Fed的「升息、縮表」孤注一擲嗎?

 

三、俄烏戰爭將造成「全球糧荒」,時代的眼淚何時拭乾?

 

據烏克蘭農業部聲明,亞速海(Azov Sea)港口馬立波港(Mariupol)、別爾江斯克港(Berdiansk)和斯卡多夫斯克港(Skadovsk)及黑海港口刻松港(Kherson)已經關閉。

由於烏克蘭原本大多透過海運出口農產品,但戰爭爆發後,俄羅斯控制了黑海航運,烏克蘭農產品出口已被迫改為透過火車從西部邊界輸出,或是透過多瑙河(Danube)沿岸的小港口。可能會損失數千萬公噸的穀物,進而引發全球糧食危機,影響所及到歐洲、亞洲和非洲。亦即俄烏戰爭,將催化核心物價的農糧及能源大漲。

 

例如,芝加哥5月小麥期貨 (WCON) 4/4 日再飆破每英鬥12美元,寫下14年新高價,也帶動「黃小玉」(黃豆、小麥、玉米) 價格一起飆漲;芝加哥玉米期貨4/18 日漲到每蒲式耳 8.07 美元,是近10年高點;黃豆期貨一度漲破每蒲式耳 17美元,全球糧食危機引人關注。

 

世界銀行4/26日表示,由於貿易和生產中斷、俄烏戰爭加劇所導致的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可能會持續到2024年底。

世界銀行在其《大宗商品市場展望》報告中表示,能源價格漲幅已達到1973年石油危機以來最高,並預計2022年將超過50%,隨後在2023年和 2024年放緩。同時,農業和金屬價格預計將在 2022年上漲近20%,隨後在接下來幾年從較高水準回調。

 

總體而言,這相當於自 1970年代以來最大大宗商品漲價衝擊,亦即是40多年來最劇烈衝擊。且俄烏戰爭可能導致更持久的通貨膨脹,並拖延清潔能源轉型。在能源價格急劇上漲,化肥成本跟漲下,將導致全球糧荒,並會產生持久的連鎖反應,進而給依賴進口的發展中經濟體帶來生活壓力。

 

著名的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日前表示,此次俄烏衝突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北約擴張,俄羅斯只是對此作出回應。

米爾斯海默還指出,美國和俄羅斯都堅決想要贏,在這種情況下,很難達成某種和平協議,俄烏衝突「看不到盡頭」。

他同時認為,儘管目前很難預測俄烏衝突對國際體系將造成何種影響,但米爾斯海默仍指出,此次衝突或將引發糧食危機。

 

其實,阿富汗餓死多少人、或烏克蘭戰死多少人,拜登政客們皆不會care!

民主政治最大的悲哀是,政客只關心如何騙取選票,其它皆只是演戲吧了!

只有悲天憫人的聖者,會濟黎民於「水深火熱」,方法是「止戰」,而不是一直供租「軍火」!

由此看來,拜登既以烏克蘭人為芻狗,天地不仁,烏克蘭的眼淚將很難拭乾!

亦即,此次「全球糧荒」,將持續到美國期中選舉、甚至2024年拜登連任競選後!

如同,川普操作「中美貿易戰」,手法如出一轍!

 

四、美國豁免大陸出口關稅,能否對抗「輸入型」通膨?

 

俄烏戰爭開打後,俄羅斯暫停肥料出口貿易,導致肥料、穀物供應短缺,由於生產肥料需要石油及天然氣,使得英國CRU肥料價格指數近月屢創新高,並對全球糧食市場造成恐慌的連鎖效應,加遽通膨升溫。

 

聯合國糧農組織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FAO) 5/6日公布,追蹤全球交易最熱絡糧食大宗商品國際價格的「FAO 糧食價格指數」(FAO Food Price Index,FFPI) 2022年4月平均為158.5點、較前月寫下的史上新高回落 1.2點 (0.8%),但仍比2021年同期高出 36.4點 (29.8%)。

 

受通膨惡化影響下,人們基本生活中六大需求的食衣住行育樂,品質、數量皆將冷藏,只剩民怨沸騰。尤其,民以「食」為天,在太平盛世,人們不會關心政治,但在通膨、戰爭的動盪時代,民怨就可需要宣洩的出口。

在古代,這可是黃巢之亂、太平天國起義等「佔領華爾街」級的大事!

 

因2022年11月有美國期中選舉,而在美國選舉就是一切!

拜登的團隊一直認為外交的得分可以灌注到內政上,所以拜登本想在外交上拿出成績(以俄烏戰爭打垮普丁,以防他操縱美國大選),並彌補內政的一團糟,策略上,拜登制造俄烏戰爭,以便將Fed錯誤貨幣政策的苦果甩鍋普丁,讓美國民怨找到直接宣洩的出口。

 

沒想到俄羅斯戰鬥民族很耐打,若演變成長期消耗戰將無法強化美國世界霸主的地位,以及拜登老而彌堅的形象。

加上,拜登團隊可能誤判,其實美國民眾不太在乎外交成績,就算美國成為世界霸主又怎樣?一般美國民眾在超市看到商品價格一直漲不停,摸摸口袋阮囊羞澀,還是會很不爽!

因此,拜登外交策略很難為選票加分,這也是拜登支持度一直沒起色的主因!

 

當拜登在外交上拿不出成績,而國內通膨又火上加油,Fed太積進又快搞出個經濟衰退,拜登如何能快速止血?

 

在跨國企業數十年全球化佈局下,中美兩國經濟高度互補,利益深度融合,食衣住行育樂的世界工廠皆在大陸製造深根,即便川普將商業政治化、把貿易關稅當作選舉造勢工具,頂多也搞出個大通膨。

 

近期上海一個「動態清零」政策,就可以搞得美國超市架上缺貨、拜登人仰馬翻。

拜登為了通膨滅火,最終恐須重新考慮儘早取消川普對大陸加徵的關稅了。

 

拜登於5/10 日表示,因為疫情導致供應鏈失控,以及俄烏戰推升高油價(幫Fed卸責),引發高通膨。

而在通膨壓力不斷飆升、民怨沸騰下,他考慮調降或取消對大陸進口關稅,以因應40多年來最嚴重的通膨問題。
但目前仍在討論中,還沒有做出具體決定(在考慮對選票的利弊得失) ?

 

敏感的投資人,若沒有確診新冠肺炎,應可從近期中美官方互動中,嗅到經貿關稅問題的解封風向,因為這是拜登能快速止血通膨的一帖特效藥。

 

五、2022年後,真正危機的是糧荒問題

 

由於糧食短缺的情況已愈來愈嚴重,聯合國糧農組織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FAO)  4/8日公佈,追蹤全球交易最熱絡糧食大宗商品國際價格的「FAO 糧食價格指數」(FAO Food Price Index,FFPI) 2022年3月平均為159.3點,創下該指數自 1990 年設立以來的歷史新高。

 

最新調查結果也顯示,植物油、穀物和肉類價格指數皆創下歷史新高,另砂糖和乳製品的價格指數亦顯著上揚。所以聯合國糧農組織警告,已處於歷史高點的糧食價格,可能會再漲 22%。

 

另據摩根大通(通稱小摩)預測,俄烏開戰促使更多投資人認真看待原物料產業,預測相關原物料價格可能會進一步飆漲40%。

而聯合國糧農組織更表示,由於黑海出口能力嚴重下降,可能會導致多達1,310萬人營養不良,在全球仍籠罩在疫情陰影的情況下,這將加劇全球饑餓問題。

這是否在宣告全球糧食危機已蠢蠢欲動?

 

1、俄烏戰爭是全球糧食危機導火線

 

這次俄烏戰爭,除造成能源大漲外,真正危機的是糧荒問題。

因根據2021年美國農業部統計資料顯示,俄羅斯、烏克蘭兩國共占全球逾30%小麥出口、約20%玉米出口和80%葵花油出口。

 

尤其,烏克蘭是全球重要的糧食生產國,其中烏克蘭的小麥占全世界產量的10%,葵花籽油生產全球49.6%、12.6%的大麥和15.3%的玉米;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FP)購買的糧食中有50%來自烏克蘭,所以能設想俄烏衝突將造成多大破壞。

 

例如,為什麼俄烏戰爭後食用油漲最多?因為葵花子油80%都在烏克蘭,這是最現實的因素。

 

目前,許多烏克蘭農民都在前線地區作戰,加上來自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化肥產品短缺,由於無法向農作物施肥,預估產量至少會減少50%。

 

俄烏衝突爆發後,全球糧食安全已成為全球關注焦點。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FP)署長畢斯利(David Beasley)警告說,戰事的蔓延加劇了全球糧食短缺問題,恐導致全球1.25億人口陷入糧食短缺危機中。

 

聯合國官員也表示:此前,烏克蘭平均每年出口5000萬噸的農產品,這個數字在某些年份甚至達到6500萬噸,如今不可能找到這種量級的替代,即使在未來 3–5年內也做不到。

例如黎巴嫩80%小麥仰賴烏克蘭進口,由於烏克蘭的小麥都在伊久姆,但伊久姆現在正在打仗,2022年的小麥只收成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出口,就少掉了三分之二。
又如2020年,非洲國家從俄羅斯進口價值40億美元的農產品,其中90%是小麥。如埃及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進口國,其小麥進口的 80%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

 

俄羅斯和烏克蘭供應鏈的中斷,將推高進口食品價格,而過高的化肥價格也會將限制本土食品的供應,尤其是中東和非洲的所有國家。

現在西非和中非普遍缺乏化肥,這將降低生產力和產量,造成糧荒的惡性循環。

 

俄羅斯和烏克蘭是全球重要的大宗商品供應國,爆發戰爭和國際制裁不僅切斷兩國對外供應的管道,且影響烏克蘭的農產品種植,這意味著即使在戰爭結束後,小麥等農產品的復耕到出口都需要持續較長的時間。

由於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是糧食出口大國,兩國加起來缺糧效應很大,所以2022年糧荒還沒到盡頭,反而俄烏戰爭的真正危機將是糧食短缺問題。

 

加上戰爭加劇通膨,全球利率也可能會持續上升。其經濟連鎖反應可能使非洲國家陷入債務困境,並造成違約的骨牌效應,特別是在 2022年和 2023年債務償還到期的國家。

 

2、氣候變遷問題,也將加劇全球糧食危機

 

即使在俄烏戰爭前,糧食也還有別的原因造成短缺。

例如極端天氣的旱災影響耕作、收成。

芝加哥三大農產品期貨5/12日又全面上漲。其中,因炎熱的天氣給小麥帶來壓力,乾旱影響了美國約 69% 的冬小麥種植面積。美國小麥下調收成預估,加上,烏克蘭的小麥產量將年減35%,2022年全球小麥產量可能會出現四年來首次減少,小麥期貨應聲跳漲近 6%,並創 2個多月以來新高價。

 

另由於播種進度緩慢,美國農業部也將2022年玉米產量下修至 145億英斗,且單產預估下調至每英畝 177英斗。

 

加上地緣政治衝突交叉影響,已經使得2021年面臨糧食危機的人數增加了五分之一,到 1.93億人。包括衣索比亞、馬達加斯加南部、南蘇丹和葉門,超過 57萬民眾的處境尤為嚴峻,糧食不安全已達到「災難級別」,需要國際社會採取緊急行動。

 

甚至有人預估2022年底糧食難民可能會增加到2.8億人、4500萬人面臨飢餓邊緣,包括亞洲、非洲、拉丁美洲,這將會是很可怕的問題,所以糧價還會再漲;尤其只要俄烏戰爭不落幕,世界糧荒就可能更加惡化。

 

整體而言,糧食種植成本正在飛漲,例如化肥和柴油價格屢創新高。這又可能降低一些農民增加種植面積的意願,甚至會減少施肥次數,將導致今年秋收的農穫不如預期。

 

3、「糧食保護主義」興起,也將加劇全球糧食危機

 

受全球疫情和俄烏戰爭導致供應鏈中斷影響,通貨膨脹飆升,各國政府正在採取措施保障食品供應。

對各國政府來說,由於麵包、食用油和肉類價格飆升,公眾對食品價格飆升的不滿帶來了政治風險,特別在主要作物短缺的情況下。

為此,各國緩解國內短缺,乃紛紛祭出「糧食保護主義」禁令,針對農產品實施出口管制政策,也加深全球糧荒衝擊。

 

(1)俄羅斯的反撲

 

這次俄羅斯遭到各國經濟制裁後,盧布一度大貶至168兌1美元,而俄羅斯率也毫不客氣發動反制,首先狙擊美元石油,要求「不友好國家」用盧布買「油氣」。

 

俄羅斯並對「不友好國家」祭出反制,自4月1日起必須使用盧布才能向俄羅斯購買石油及天然氣,且未來將進一步將擴及農產品、煤炭、貴金屬、穀物、化肥及木材等產品,換句話說,俄羅斯準備和美國在「石油美元」決一死戰,這是有形戰爭底下的「金融戰」、一場魚死網破的死戰。

近日,盧布受激勵,匯價又回升到80之上,看起「盧布結算令」已發揮效力。

 

其實自2021年以來,俄羅斯為穩定國內食品的高通膨,已對小麥出口實行出口配額和新稅等措施。

而俄羅斯2021年農產品出口額超過370億美元,高於武器出口額,因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出口國,約占世界糧食出口的五分之一,若未來只向「友好國家」提供農業品,將加劇全球糧荒問題。另外,克里姆林宮還暫停了大部分食糖出口。

 

由於俄烏是「世界糧倉」,烏克蘭和俄羅斯占全球糧食貿易的比率約四分之一,所以俄烏戰爭爆發後,未來可能會改變全球糧食貿易體系?

例如烏克蘭是世界上最大玉米、小麥及葵花籽油出口國之一,但這些糧食的出口目前已停滯。烏克蘭目前糧食出口降到每月50萬噸,低於戰前的最高500萬噸,每月損失15億美元。世界糧食計劃署(WFP)說,這不僅僅是對烏克蘭的毀滅性打擊,對全球的影響也是二戰以來最嚴重。

 

因為在俄烏大戰爆發前,烏克蘭可透過鐵路將玉米運往敖德薩、尼古拉耶夫等黑海港口,然後再將玉米搬上運往亞洲和歐洲的船隻。不過,在黑海港口關閉後,烏克蘭必須改透過鐵路,向西蜿蜒穿過羅馬尼亞和波蘭,將少量玉米運至國外。但雪上加霜的是,與歐洲的鐵路不同,烏克蘭的火車行駛在更寬的蘇聯時代軌道上,因此運輸人員必須在邊境更換火車車輪,這會提高物流成本,降低效率,也非常緩慢,這是個大問題。

 

目前擔心出現糧食短缺的國家,正爭相尋找替代供應商。與此同時,替代供應商的運費更貴、運輸時間更長或品質不同,導致糧價進一步上漲。

 

(2)美國缺乏全球糧荒危機意識

 

住在海邊的人,永遠不會想到缺水危機。

美國是全球最大玉米出口國,但目前肥料成本居高不下,已導致春季播種延後。

 

另一個推升玉米近期需求的力量,和拜登的能源政策有關。

拜登政府為抑制高漲油價,頭痛、醫頭,宣佈暫時放寬在夏季銷售高乙醇含量的汽油,以舒緩能源價格高漲的壓力,此舉卻加大玉米等糧食價格飆漲。

 

世界銀行 (World Bank) 和國際貨幣基金 (IMF) 擔憂,玉米等糧食價格飆漲,可能演變成社會動盪。

 

(3)印尼擴大限制棕櫚油出口

 

國際棕櫚油價格這兩年來因國際航運不順暢的影響,2021年價格已漲100%,2022年以來,由於俄烏戰事影響,使全球逾7成的葵花籽油出口受阻,在食用油上為替代供應的角色下,棕櫚油報價也明顯上揚了。

 

近日占全球供應量 50%的印尼宣佈擴大棕櫚油出口禁令範圍,此舉再度將國際黃豆油價格推向歷史新高。缺葵花籽油改用棕櫚油,缺棕櫚油改用大豆油。

據悉,連美國種植玉米的農民如今打算改種黃豆,這在歷史上只發生過兩次。

 

而印尼針對棕櫚油的禁令即是最典型的「糧食保護主義」例子。印尼總統佐科威 (Joko Widodo) 表示,由於印尼國內已很難獲得食用油,他無法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這對於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來說是一大諷刺。

所以這次印尼擴大棕櫚油出口禁令範圍,包含粗棕櫚油、精煉棕櫚油全部納入管制,4/28日起生效,不僅推升國際棕櫚油報價,也一併拉升其他替代食用油品的價格走高,而且,棕櫚油價格走高,也將影響烘焙及速食麵產業的成本,轉嫁已難以避免。因為,油脂產品有一半包括烘焙用油及人造奶油,皆是以棕櫚油為原料加工;也就是說,速食麵產業及烘焙業,受棕櫚油價格上漲衝擊將較明顯。

 

較令人憂心的是中長期農糧供應,因為農作產品必須經過播種、成長及收成,即使俄烏戰事立即停止,境內農作物要到真正收成仍需要一段時間(蛛網理論),恐導致農糧價格不斷上漲,進而引發停滯性通膨,這也正是目前各國將農糧產品視為重要戰略物資的一大重要原因;台灣糧食自給率不高,情況同樣令人擔心。

 

事實上,全球外在環境這三年干擾不少,包含新冠肺炎疫情、海運不順暢、戰爭等,都造成全球糧食、食用油供應不順,但反觀市場需求仍不斷成長。

例如,2022年以來俄羅斯出兵烏克蘭,除運輸燃油價格大漲,戰事也造成來自這兩國小麥、葵花籽油等糧食及食用油供應的頓時短缺,全球各國紛紛尋求替代地區來源進口,供給短缺形成推升價格強大力道,漲勢並擴及其他農糧油產品。

 

而印尼擴大棕櫚油的出口禁令範圍,主因來自於全球「黃小玉」來源取得不順,各食品廠紛紛大舉進口印尼棕櫚油,造成印尼國內民間棕櫚油大漲引發民怨,印尼政府不得不採取限制出口、平息民怨;但此舉立即造成替代使用的國際黃豆油價格攻上歷史天價,如此的市場供需法則(蛛網理論)交叉影響下,不斷上演螺旋式漲價。

 

(4)印度突然限制小麥出口,遏制全球糧食危機的希望破滅?

 

早些時候,印度農業部還信誓旦旦地稱其2022年的產量會達到1.113億噸,並表示可以扮演拯救地球任務,幫助減少糧食危機帶來的影響。

但餘音繞樑中,誰又能想到印度如今也自己面臨著糧食危機?

 

那印度又怎麼會突然出現糧食供應短缺問題?是九九乘法計算錯誤?

原來是,印度3月份遭遇了有史以來最炎熱的天氣。以新德里為例,3月中旬開始氣溫始終在35攝氏度以上,4月份最高溫突破40度成為日常。如此高溫的天氣直接曬死了農作物,熱浪侵襲,連小麥也不想活了,此讓印度農業重挫!

 

5/4日,印度農業部直接將本季的小麥產量預期下調至1.05億噸。

印度農業政策專家夏馬指出:「今年印度小麥收成,甚至只達到預期目標的一半。這代表印度反而要向國外採購,數量高達2000到2500萬噸(小麥)。」

 

由於印度 3月和 4月恰逢熱浪來襲,使國內小麥產量受到威脅,因此印度政府5/14日突然宣布禁止所有小麥出口,以確保國內糧食供給,且該項禁令即刻生效。除經過印度政府同意,有需要的國家才可自印度進口小麥。

 

印尼已停止棕櫚油出口,塞爾維亞和哈薩克則對糧食運輸實施配額制。如今印度停止小麥出口,凸顯其對高通膨的擔憂,也讓俄烏戰爭以來的一連串糧食保護主義再度升高。

 

據悉,在印度小麥不想活了之後,另一位糧食出口國巴西卻跳出來說,他會承擔起拯救地球的重擔。但大家反而擔心他也扛不起啊!

 

當然,或許有人根據晉惠帝司馬哀的傳世智慧—-天下發生饑荒,「何不食肉糜?」

但依美國農業部數據,阿根廷是世界第五大牛肉出口國,約占世界牛肉出口的 6%。而阿根廷2021年也因通膨高達50.9%,導致他們從2021年5月起,就禁止了肉類出口。此後雖有所放寬,但限制仍多。天下缺糧,無一淨土矣!

 

看來,目前只有俄烏兩個世界主要的糧食出口大國,儘快和平解決戰事,才能有效遏制全球糧食危機。

 

(5)化肥短缺也加劇缺糧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是糧食問題,種植農作所需的化肥目前也正面臨短缺。

全球最大的加拿大化肥巨頭 Nutrien 警告說,因俄烏鉀肥供應中斷導致的化肥市場混亂,可能會延續到 2022年以後。

 

由於,歐美對俄羅斯及白俄羅斯的出口制裁,使全球很大部分的化肥供應陷入混亂,價格也因此飆至歷史新高。Nutrien 首席執行官 Ken Seitz表示,制裁有可能產生更持久的影響,因為要重建其它地區的化肥出口能力需要時間。

Seitz 補充說,公司正在研究加速鉀肥產量的潛力,當前的中斷可能持續到2022 年之後。Seitz表示,公司今年鉀肥產量將增加約100萬噸,總量達到1500萬噸,其中大部分新增產量將在下半年進行。

 

與此同時,2021年7月,大陸當局下令主要公司暫停出口化肥,以確保國內化肥市場的供應充足。10 月,隨著價化肥格持續上漲,當局開始要求對出口進行額外審查。這導致大陸化肥出口急劇下降,而全球化肥價格繼續飆升至一年前水準的兩倍多。

 

六、全球糧食危機下的選股策略

 

由於,2022年處於通膨的動盪局勢,許多的投資思維都隨著通膨上升而改變。

總之,「能源問題」是禁止俄羅斯出口問題,但「糧食問題」則是缺貨的問題,亦即能源只是不准買賣的問題,而2022年之後真正危機的是糧荒不足問題。

 

「民以食為天」即是古老的投資智慧,在太平盛世,農糧股很難吸引投資人目光,但在高通膨、戰爭的動盪時代,農糧股就可望成為股市意外黑馬。

因受通膨惡化影響,人們基本六大需求的食衣住行育樂中,將減少娛樂的支出,以彌補食品價格上漲,因而選股邏輯乃變天—農糧概念股成為亂世資金避風港。

 

以美國玉米漲到9年新高為例,此波漲勢不同於2012年美國中西部研究乾旱的原因,這次是三大原因造成:
第一俄烏戰爭使烏克蘭供應全球五分之一的玉米產量大降,
第二化肥成本太高,使美國農民減少種植玉米,而增加生產大豆,因為大豆所需的肥料較少,
第三拜登總統推動乙醇汽油,目的壓低汽油價格,但乙醇汽油將瓜分玉米產量,造成對食品業的供應不足,最終拉升玉米價格。

 

此波玉米價格上漲即是全球糧食危機來襲的縮影,且玉米與食品有關的上中下游的肥料、農業、食品上漲息息相關。玉米漲價將帶動飼料、肉類、食物價格進一步上漲,通膨更惡化,經濟受壓抑。

 

加上俄烏戰雲密佈下,歐洲穀倉的烏克蘭正陷入戰火,全球「黃小玉」攜手飆漲。

加上俄烏戰爭開打後,俄羅斯、白俄羅斯同被列入歐美制裁名單,鉀肥限制出口,導致對全球糧食市場造成強大的連鎖效應,通膨急遽升溫。

鉀肥主要用於肥料,與農糧息息相關。俄羅斯鉀肥產量佔全球11.3%,僅次於加拿大17%,為全球第二大,白俄羅斯產量佔全球7.8%。因為俄羅斯及白俄羅斯佔全球鉀肥出口40%,遭制裁後國際鉀肥現貨狂漲,尤其現在進入北半球春耕,對化肥需求強勁。

 

所以這次俄烏戰爭,除能源大漲外,真正危機的是糧荒問題,且這次糧荒的黑馬指向鉀肥,因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鉀肥出口,佔全球40%,在他們遭經濟制裁之時、又逢北半球春耕的肥料旺季,國際鉀肥價格一飛沖天,大陸鉀肥現貨報價也已漲過每噸 4,000元人民幣,超越上次 2008年全球糧食危機的高點。

 

大陸最大鉀肥生產商塩湖股份,自2021年12月白俄羅斯鉀肥廠制裁生效以來,股價大漲 28%。台股最大鉀肥廠東鹼 (1708-TW) 慢半拍,遲至2022年1月才 30.9 元落底,近日開始反應全球鉀肥供給緊張而大漲。尤其在 50元價位出現驚人一天成交量15萬張巨量,本來以為波段漲幅已大、要結束,卻再換手漲到 70多元。

 

分析東鹼兩大營收來源是鉀肥及散裝輪,曾在2008年金融海嘯前迎來完美風暴,當時全球糧食危機,黃小玉刷新天價,載送穀物的散裝輪 BDI指數也創天價,東鹼股價在當年4個月由20元飆升至78元,大漲近三倍,由此看來,每次東鹼股價波段大漲,就預告化肥及散裝輪二種產業將迎來榮景。

 

又如玉米價格上漲,接著首當其衝是飼料上漲,玉米飼料以家禽為主,台股的福壽 (1219-TW)、台榮 (1220-TW)、福懋油 (1225-TW)、興泰 (1235-TW)、茂生農經 (1240-TW) 等生產相關飼料,接著成交量放大,人氣沸騰,因為十年來股價沒有表現,一但發動攻勢,應不會只是曇花一現。

 

例如老牌食品及飼料廠福壽 (1219-TW)) 5/12日公布首季獲利,營收創新高帶動下,稅後純益 2.02億元,季增 1.97倍,每股純益 0.63元。

福壽2021年盈餘每股擬配發 1.1元現金股利,也創 30年來新高,且福壽尚有不少土地資產,競爭對手泰山 (1218-TW) 又進入福壽董事會,為2023年董監改選增加想像空間。

 

福壽第一季營收創新高,主要受惠大宗物資原料漲價效應,儘管毛利率下滑,但營收規模的放大,也推升首季獲利。只是對於第二季營運,由於大宗物資等原物料價格持續走高,福壽認為成本壓力相當大,對營運看法已趨於保守。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由於不斷飆漲的通膨,已成為美國年底期中選舉民眾最關注議題。共和黨攻擊拜登政府無力處理通膨,逼使拜登將通膨列為政府首要課題,研判拜登有可能取消川普時代對大陸產品加徵的部分關稅,以應對通膨。

那麼,若美國調降對大陸產品關税,對哪些產業受恵?

 

如果基於選舉考量,拜登總統下令調降大陸輸美民生需求產品關稅,一般是以傳統產業較受惠。例如尿布、鞋類、服裝、家具等民生用品若降低或取消加徵關稅,應可進一步減緩美國通膨。

 

而大陸輸往美國的民生用品,以貨櫃輪運送,一旦調降關稅必然增加貨櫃需求,亞洲到美國的運價看漲。貨櫃三雄美國線長約佔比,長榮 (2603-TW)60%、陽明 (2609-TW)50%,加上美國線長約5月起換約,漲幅一倍,長榮、陽明今年獲利可更上層樓。

 

且影響貨櫃三雄股價一大變數是美西碼頭工會勞資談判,5/10日起談判開始,雙方聚焦二大問題,薪資和碼頭自動化。

美西港口處理貨櫃佔全美 40%以上,但不少國際貨物為了規避這次談判破裂的風險,已轉往美東、加拿大、墨西哥港口,這次雙方立場重大差異,工會認為碼頭自動化不僅會使工人失業,也不會運送更多貨物,甚至港口被駭客入侵而造成國家安全風險。

由於碼頭工會的強勢,多數業內不預期在合約到期的7 /1日前達成談判,因此罷工的風險存在。若發生美西港口罷工,就加重美東、加拿大港口的負荷,從亞洲到美國的運輸成本再增加,當然貨櫃輪運價再漲。

 

附帶一提,在俄烏戰爭刺激小麥價格上漲之際,左支右絀的伊朗政府5月初宣布削減進口小麥補貼,導致各種以麵粉製作的主食漲價多達300%,促使民眾上街示威。

 

聯合國糧食計劃署表示,一場糧價的「完美風暴」正在醞釀中,如果人們無法餵飽孩子和家人,政治將動盪不安。誠如,敘利亞戰爭和 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之前,都有糧價飆漲和糧食供不應求的問題。

 

英國作家狄更斯在其《雙城記》中說:「這是一個光明的時代,也是一個黑暗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在一個搶糧的時代,請記得,散裝輪絕對也是傾國傾城的萬人迷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