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媽失控與全球債市危機

央媽失控與全球債市危機

2home.co  楊惟婷

 

美國Fed 在疫情期間為了支撐實體經濟,採【量化寬鬆】(QE) 政策將資產負債表擴大至近9兆美元,一直到2022年6月把【通膨】搞大了,才啓動激進升息【價的緊縮】、並以每月475億美元的速度減持美國公債和抵押擔保證券 (MBS) 【量的緊縮】。

 

隨著美國Fed抗通膨無效,除暴力升息外、並在9/22日後加快量化緊縮 (QT) 步伐,將縮表規模擴大到每月950億美元,加速收回市場流動性。

 

此種暴力QT手段,【價的緊縮】使美債殖利率嚇升,並形成倒掛;而【量的緊縮】使全球美元「流動性」不足。由此,產生的【強勢美元】效果,不僅使全球實體經濟運轉承受巨大衰退壓力,且全球風險資產價格也面臨殘酷修正。

 

尤其,在一個抗通膨背景下,各國央行為了收緊金融環境 (不利於股市) 而大舉升息 (不利於債市) ,全球債市因「流動性」不足可能迎來另一次金融危機?

 

一、債市遁入空門,死傷慘重

 

■全球公債2022年寫下1949年以來最嚴重損失

 

全球債市長達40多年的債市牛市似乎告終,彭博總債券指數從2021年1月的高峰算起,出現睽違的空頭走勢,目前已回跌25%,且還沒有止步的跡象。

 

美國銀行全球研究部9/23 日發布報告預測,2022年全球政府債券損失慘烈,目前投資人信心降至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以來的最差水平,且全球公債跌勢將比1949年(馬歇爾計劃)、1931年(奧地利信貸銀行危機)、1920年 (凡爾賽條約) 以來更嚴峻。

 

投資人正面臨更多的通膨、利率和經濟衰退的衝擊,由於全球經濟已無寬鬆貨幣政策的支持,債市走空,債券避險資產光環不再。

若此時債市崩盤可能導致出現信貸事件,以及威脅全球最擁擠的交易,包括美元、科技股等大幅修正。

 

■美債陷38年來最長連跌,債市出現「流動性」不足危機

 

美國Fed 從2022年3月起共五度升息,到9月已把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調升到 3.00-3.25%。投資人押注 Fed 將在11 /2日的會議上再度升息3碼 (75個基點),甚至 12月也很可能等幅升息。

 

美國前財長桑默斯 (Larry Summers) 形容,對終點利率的預估突破 5%「是個里程碑」。市場上修終點利率預測之際,美債殖利率也全面攀升至多年高點,對政策敏感的2年期美債殖利率10/20日達到4.61%,基準的10年期美債殖利率突破 4.2%,且是連續第 12周下跌,寫下1984年以來最長連跌紀錄。

 

市場對美國Fed這波升息循環的利率高峰預測持續上修,最新預估顯示將在明年上半年突破 5%。對終點利率更高的預期,也讓美債殖利率全面上揚,也讓債券跌跌不休、不斷遭到拋棄,在缺乏接手下,出現債市「流動性」不足危機。

 

■美國債主中日兩國,為了停損,美債持倉量降至近三年新低

 

美國Fed持續升息,力抗通膨,引發今年來美國公債重挫。

而日本投資人首當其衝,原因是日元重貶,導致美元投資避險成本比美債利息還高,降低了美債吸引力。最新數據顯示,日本是美國最大債主,但8月美國公債持倉量降至1.2兆美元,為近三年新低,且連續第二個月減持。

日本的美債持倉量,已較2021年 11月高點減少約 10%,但仍是美國最大債主。

 

另中國大陸持倉量也連續第四個月低於 1兆美元大關,並接近 12年谷底,皆凸顯美債價格下跌,缺乏接手。

 

二、美國經濟衰退警鈴響起

 

■美債曲線倒掛惡化,暗示美國經濟衰退警鈴響起

 

通常,長天期公債殖利率會高於短天期公債,但隨著美國Fed積極收緊貨幣政策,短天期公債殖利率隨之上揚,進而使殖利率曲線越來越平坦,甚至出現殖利率曲線倒掛,通常市場會將此視為經濟即將陷入衰退的訊號。

 

近期美國10年期和2年期公債利差的殖利率曲線出現倒掛,且這指標可能會在幾個月內觸及 41年來最低水準,使美國經濟衰退疑慮再度升溫,且倒掛幅度愈大,經濟衰退機率愈高。

 

儘管殖利率曲線倒掛不代表經濟會立刻陷入衰退,但確實有紀錄顯示會在某個時間點轉化為經濟衰退。由歷史經驗顯示,兩者存在相當的關聯性。包括2000年初網路泡沫破滅、911恐怖攻擊、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時,美債殖利率曲線都先出現倒掛,而經濟之後也都陷入衰退。

 

道瓊市場數據 (Dow Jones Market Data) 顯示,10年期和 2年期公債利差上一次達到負三位數是在 1981年9 /22日,即 – 121.4個基點,時任總統雷根在第一年任期即須應付 10%以上的通膨率,當時在美國Fed大幅升息之下,迎來大蕭條後最嚴重經濟衰退。

 

例如10/18日,10年期減2年期公債利差徘徊在 – 45個基點附近,兩者利差從 7月以來便持續為負,因此,高通膨可能會變得更加根深蒂固。

 

當然,也曾有過殖利率曲線暫時反轉,但之後並未出現實際衰退的情況。因此,目前僅能確信經濟已現衰退警訊,而殖利率曲線可能要維持「倒掛」好幾個月,經濟衰退的風險才會愈來愈大。

 

三、【央媽失控】使美債出現「流動性不足」問題

 

■美債出現「流動性不足」的隱憂

 

依過去經險來看,在貨幣政策進行「逆週期」操作,通常目的是為了降低景氣波動。所以,經濟過熱、物價飛漲時,要緊縮收回資金;經濟衰退、物價下跌時,要寬鬆釋放資金。

因此,過去在空頭年,股市雖有顯著回檔,但市場會對貨幣政策抱持寬鬆預期,使公債利率有下行空間,推高公債價格,讓股債產生替代效果。

 

但今年景氣已經開始下行,美國Fed才開始為了抑制高通膨被迫緊縮貨幣政策,【央媽失控】使今年出現股債雙殺現象。

目前美國Fed抗通膨不力,因此無法明白地對市場暗示升息幅度多少才能有效控制通膨,這意味著升息仍在路上,且目前還沒有接近終點,美債自然沒人接刀。

 

從2020年來統計,美國國債餘額超發了約7兆美元,但是大型金融機構一直不願意充當造市商的角色,甚至因為預測利率水平走高而反向大幅拋售債券,當全球包含美國Fed都在拋售債券縮表,債市成交量急速緊縮,形成流動性問題。

 

更大的問題是,市場並沒有因為利率高升,債券價格走跌而增加中長期買盤佈建,反而賣出速度加快,原因是美國Fed的「QE」政策【失控】,現在暴力「QT」政策又【失控】,使市場相信,短期內債券將供給過剩,債券價格還有下調的空間。

所以此「量化緊縮」的壓力將使得美元不斷升息,也意味著美債跌價及買盤不斷減少,並迫使全球投資者重新配置投資組合。

現在的情況變成,商業銀行、外國機構和美國Fed本身等主要機構對美國國債的購買量都在下降,使美債出現流動性不足問題。

 

面對當前美債流動性不足問題,美國財政部長葉倫近期提到將啓動「扭轉操作」,即發新債、並買回美國20年期國債。即Fed「QT」、美國財政部「QE」,這種騙騙小孩的把戲,能夠解決美債「流動性不足」問題?

 

另外,「量化緊縮」代表回收的美元「QE」超印數量,但美元數量減少後,這將使美元負債較高的國家出現償債違約及貨幣貶值風險。

 

而且隨著高評級債券的殖利率超過 4%,投資者對風險性資產會要求更高的投資回報,亦即意味著全球股票、比特幣等風險性資產的評價面需要跌得更低才具有吸引力。例如,比特幣的跌破20000美元即為此效應。

 

■美國債市目前相當脆弱,可能暗藏【黑天鵝】危機

 

隨著全球通膨持續惡化,各國央媽持續升息應對,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暗藏的不確定性揮之不去,投資人正面臨一系列的風險。

 

例如英國政府9月底宣布大規模「減稅計畫」,引爆債市大動盪後,投資人也擔憂美國公債將是下一波金融危機導火線,例如美債市場可能會因「大規模強制拋售」或「意外突發事件」導致崩潰。

 

目前在規模 23.7兆美元的美國公債市場中,一些最大型買家紛紛撤退,包括日本退休基金、壽險公司,以及外國政府和美國商業銀行。所以,美債市場相當脆弱,也許只要一次衝擊就會引發運作問題,此衝擊可能來自「大規模強制拋售」或「意外突發事件」,使尾端風險 (Tail Risk) 日增。

尾端風險 (Tail Risk) 係指極端事件出現的風險,在統計學上認為按照常態分佈,極端值出現機率是相當低的,導致很少人會考慮到大幅波動造成的風險,但在投資界中,也有人稱為「黑天鵝」。

 

美銀指出,此種「大規模強制拋售」可能來自共同資金贖回潮、避險基金部位出場、風險平價 (Risk-parity) 策略去化槓桿等。

而「意外突發事件」可能包括年底嚴重的融資壓力、民主黨在期中選舉中大獲全勝,甚至日本央行調整殖利率曲線控制政策。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也坦言,對美債市場流動性不足感到憂心忡忡。目前美債缺乏流動性,意味美國公債無法在不影響價格的情況下輕鬆買賣,基本上,此種麻煩會波及所有其他風險資產。

 

另鑑於美國Fed在抑制通膨方面缺乏進展且令人失望,目前金融市場預測,2022年底聯邦基金利率可能突破5%,遠高目前的3%~3.25%,這也代表債市拋售潮可能進一步擴大。而美債殖利率攀升,抑制股票吸引力,也導致股市估值下修。

 

四、債券市場尚未充份反應利空?

 

■10年期美債殖利率升至14年新高

 

今年全球債券市場經歷烏俄戰爭、中國大陸清零,以及美國Fed鷹派升息所帶來的「完美風暴」,全球資金在債市、股市、匯市、房市及商品市場之間恐慌竄逃。

 

10 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10/21 日創下 14年新高,而 2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也創下 2007年以來新高,因此市場對經濟衰退的擔憂越來越強烈。

 

不過,由於債券價格已大幅修正、且橫豎也是一死,短線已有一些資金回流到債市停泊,資金也開始有回流債券基金的「投資甜蜜點」跡象。

尤其,目前美債的收益率高於美股殖利率,美股仍有修正壓力。

而房市正瀕臨『明斯基時刻』到來,表現相對戰慄。

 

■「強勢美元」可能造成新興市場債務危機?

 

據國際清算銀行 (BIS) 數據顯示,美元兌已開發和新興經濟體一籃子貨幣的名目有效匯率,目前正處在 1994年有數據以來的高點之一,再往前追溯的話,可發現美元兌已開發經濟體的匯率正接近 1985年以來最高,也就是廣場協議簽署不久前,並對全球經濟造成殺傷力。

 

美國連續激進升息,造成美元強勢;然而此舉卻相對使新興市場貨幣貶值,且快速消耗美元儲備;而近十年美元近「負利率」下,各國企業發行的「美元企業債」由於措手不及,正在加劇債務違約的風險。

 

在美元不斷升值下,導致各國央行備受壓力,因為若不跟進升息,將面臨貨幣貶值和輸入型通膨加劇風險。尤其對持有美元計價債務的新興經濟體來說,償債成本飆升將使其面臨更沈重的負擔,債務違約風險不斷升高。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數據,到2020年,新興和開發中國家債務占其國內生產毛額 (GDP) 的 207%,較1970年的 56% 與2010年的 119% 大幅成長。

 

而國際金融協會 (IIF) 數據也顯示,截至2022年3月底,開發中國家的公共和私營部門債務在一年內就增加約10%,達到 98.6兆美元。

 

從歷史經驗來看,「強勢美元」更容易對新興國家帶來金融危機。

例如1980年代發生的「拉丁美洲經濟危機」,以及1997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都是「強勢美元」惹的禍。

 

當時,美國在1980年代遭通膨嚴重侵襲,時任Fed主席的伏克爾 ( Volcker) 採取激進的緊縮政策,刺激美債殖利率和美元衝高。

當時中南美洲國家持有的外債當中,有一半以上是以美元計價,隨著美元走高和美國利率上升,因此造成許多中南美洲債務發生違約。

 

此外,在1990年代中期,美國當時Fed 主席葛林斯潘 (Greenspan) 同樣為抗通膨大幅升息,造成墨西哥貨幣危機。後來泰銖以及其他亞幣也開始被拋售,伴隨而來的便是亞洲金融風暴。這些都是美國利用「美元霸權」,以鄰為壑的手段。

 

從此以後,許多新興國家開始改善國際收支並增加外匯儲備,以抵抗金融危機。

目前,規模較大的新興市場像是大陸、印度、巴西等,應該能靠龐大的外匯存底度過難關。但是,目前仍有部分新興國家儲備快要見底,處於遙遙欲墜的狀態,這是債務即將發生違約的警訊。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指出,各國央行為了對抗「強勢美元」,不得不迅速消耗外匯存底,統計到2022年6月,新興和發展中國家的外匯儲備減少3790億美元;但是新興市場消耗外幣儲備速度已創下2008年以來新高,債務發生違約危機恐進一步蔓延。

 

由於美國聯準會(Fed)激進的緊縮政策刺激資金回流美國,亞洲新興經濟體的央行一直依賴外匯存底保護本國貨幣免受美元升值影響。

但根據渣打銀行的數據,一項有關國家可以用其外匯存底融資的進口月數指標顯示,亞洲新興市場(不包括中國)的外匯存底覆蓋月數已降至只剩7 個月,為「亞洲金融危機」以來新低。2020年8月尚高達 16個月,今年年初為10 個月,這表明開發中國家捍衛貨幣的火力正在減弱,形勢惡化表明,預估未來各國央行的外匯政策將變得不那麼有支持性。

 

又如,斯里蘭卡5月即發生126億美元海外債券違約事件,該國手上用來支付燃料等進口必需品的美元基本已消耗完畢;奈及利亞也面臨外匯嚴重短缺困境,該國央行為保住美元儲備,甚至阻止外國航空業者匯出4.64億美元;另埃及外匯存底7月底來到240億美元,今年已縮減26%,僅能夠支付三個月的進口帳單。

另外,包括土耳其和迦納等國家也都面臨類似的貨幣危機。

 

孟加拉和巴基斯坦也還在尋求國際貨幣基金 (IMF) 的支援,在高通膨持續與強勢美元打壓之下,未來恐有更多國家陷入債務違約危機。

 

世界銀行總裁馬爾帕斯 (David Malpass) 10/13日警告,全球經濟正危險地逼近衰退,世界銀行已經將 2023年的全球增長預測從 3%下調至 1.9%,這非常接近世界經濟衰退。

而且,通貨膨脹、利率上升及債務增長等問題,都對貧窮國家造成嚴重打擊。

尤其,發展中國家的債務累積主要是因為高利率,窮國債務增加,造成了貨幣走弱,貨幣貶值又增加了債務危機,發展中國家面臨著「第五波債務危機」。

 

■由台灣壽險業淨值前3季蒸發1.89兆元的一葉知秋

 

2022年美國急速升息,全球股債市同步回檔,而台灣壽險業七成資金擺在海外,受國際財務會計制度規範,債券跌價要採公允價格(依市價浮動),影響壽險業淨值,因此各家壽險業者淨值受此衝擊,光前三季就大幅蒸發1.8兆元,恐是史上蒸發速度最快的一年。

 

據金管會10/25日公布統計,2021年12月底為保險業的淨值為2兆8,830億元,其中壽險業業主權益為2兆7,222億元;產險業業主權益為1,608億元。因此等於今年來壽險業淨值減少1兆8937億元,幅度為69.57%;產險業今年以來減少840億元,衰退幅度為52.23%。

 

若美國升息趨勢未歇,台灣壽險業淨值危機引信未除,未爆彈問題無法拆除。

為拯救淨值破底危機,日前已傳出部份壽險業者開始賣樓套現,拋售不動產的案例逐漸增加,市場開始擔心將衝擊台灣房市。

 

五、跋尾—「流動性的過與不及」是美國的手段,卻是您的問題!

 

後冷戰時代,美國以「美元霸權」及「軍武」兩種秘密武器,殖民統治著中土世界!

在後冷戰時代,「華爾街」及「軍火商」,也一直扮演美國征服中土世界的側翼!

 

近期美國Fed面對高通膨羽翼已成,打死不退,只能暴力升息、縮表。

如此激烈髮夾彎,除了抗高通膨表象,似乎尚隱藏「華爾街」平均每十年的韭菜收割季,及中美金融戰影武記。

 

在「美元霸權」國度,一切交易問題出在美元「流動性供應的過與不及」!

而美國Fed掌握「流動性供應」水龍頭開開關關的權利,我們只能渴望甘霖!

 

■橋水達里歐對前景感到悲觀:股債市最糟時候還沒到!

 

美國Fed9/21 日連三度升息3碼,超出鴿派預期,Fed鮑爾也在記者會中鬆口,美國經濟軟著陸的機率降低,不排除衰退的可能性。

 

橋水聯合 (Bridgewater) 創辦人達里歐 (Dalio)警告說:金融市場還沒跌完。

達里歐預測,Fed 若想戰勝通膨,必須繼續升息到至少接近4.5%、甚至更高,加上俄烏戰爭持續,股市和債市將繼續承受磨難,美國經濟將在 2023年或 2024年某個時刻步入衰退。

 

尤其達里歐對債市的擔憂更甚股市,認為長達40年的債市牛市將結束。

他說,Fed 正在加速縮減資產負債表的步,而且考量到經通膨調整的實質報酬率大幅下滑,中國央行和全世界的退休基金買美債的動機也降低。

 

美銀策略師Michael Hartnett等人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全球公債市場已陷入1949年以來最大熊市,其它市場也勢必受到牽連,這可能威脅包括美元、美國科技業及私募股權(private equity)的流動性疑慮。

 

高齡 86歲的億萬富豪艾康受訪時也警告,金融市場最糟情況還沒到。他說:美國政府印了太多錢,「他們以為派對永遠不會結束,但現在狂歡結束了。」

 

■加拿大央行意外僅升息2碼,是否率先放慢升息腳步?

 

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10/26 日意外放緩升息步伐,僅將利率上調 2碼(50 個基點),低於外界預估的 3碼(75個基點),原因是加拿大經濟正處在衰退邊緣。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央行總裁馬克林(Tiff Macklem)表示:「緊縮階段接近尾聲,我們離目標越來越進,但尚未到達那一步。」

 

加拿大央行這一令人出乎意料的舉措,是否讓其他央媽可能會跟進、看齊?

此舉措也引發外界對美國Fed可能也會削減升息幅度的聯想?

 

■債券市場發出衰退信號,是否讓美國Fed放慢升息腳步?

 

10年期美債殖利率跌破 3個月期國庫券殖利率,向來被視為債券市場最為經典的衰退信號,如今,這一情況已經出現。此是否讓美國Fed放慢升息腳步?

 

過去,3個月期和 10年期美債殖利率曲線的倒掛的確是衰退的前兆。

2020年3月,殖利率差曾經達到負0.28個百分點,2019、2007和2000年時曲線都曾經深度倒掛,且這一曲線的倒掛通常都發生在美國Fed緊縮周期的尾聲。

 

對美國Fed來說,2-10年期、5-30年期美債今年雖然都已多次明顯倒掛,但3 個月和10年期殖利率差,更受到聯準會關注。

因為 3個月期國庫券殖利率跟蹤的是政策利率,而10年長期借貸成本反映的是對經濟成長和通膨的預期。

 

AmeriVet Securities 美國利率交易和策略主管 Gregory Faranello 指出,這一情況必然引起美國Fed的留意,債券市場如今傾向認為,美國Fed很快就會放慢升息步伐。

 

■美國Fed是否會因為害怕經濟衰退,暫停升息?

 

面對可能經濟衰退的風險,美國Fed是否會因此暫時妥協,放緩升息速度,備受各界注目?

有Fed傳聲筒稱號的華爾街日報記者 Nick Timiraos 10/21 日表示,Fed可能正在辯論未來是否放緩升息步調,此消息導致美元走軟、美債殖利率回落。

 

另舊金山聯準銀總裁 Mary Daly 10/21 日也表示,Fed 必須開始討論開始放慢升息步調,「現在可以開始計劃放慢了。」

 

儘管Fed已透過各種管道,釋訊息,以干擾、左右金融市場走勢,防止全球股債市持續下跌,但「狼來了」喊多了,央媽的公信力將蕩然無存。

尤其,若經濟配合政治需要,短痛形成長痛,「停滯性通膨」將重返中土世界!

屆時,央媽在抗通膨、抗衰退間進退失序,又將失控了!

 

■美國Fed忽鷹、忽鴿,慎防股債玩過山車

 

2022年以來,全球投資市場表現端視美國Fed臉色而定,鷹聲嘹亮,市場重挫;轉唱高鴿,市場大漲。

由於美國經濟已現衰退訊號,市場寄望 Fed未來會暫緩激進升息手段?

但是,在通膨陰霾壟罩下,Fed 是否會又急踩升息油門?

 

美國Fed 不定時忽鷹、忽鴿的升息訊息,引發了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包括股市、債市、匯市均是如此,多空博奕十分凶險。

舉例來說,美國公布 9月 CPI當日,道瓊工業指數上演驚奇大反轉,當日高低差約 1,500點,創下 2020年 4月以來最大單日波動。同日,債市波動也很劇烈,兩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飆升至 4.449%,創下2007年 8 /9日以來的最高水準。

 

儘管美股歷經前三季暴跌後,10月開始反彈,然而市場認為,高通膨難消,貨幣減縮政策持續下,美股仍不宜過度樂觀;加上美國升息、美元走強,將侵蝕蘋果、微軟等美國跨國企業的海外營收,美股最壞時機或許仍未到,依然面臨沉重的下修壓力。所以美股此波可能僅是熊市反彈,未來經濟衰退的衝擊將令企業獲利承壓,市場可能再跌至新低。若真如此,量化緊縮對股票投資者構成的潛在風險就不能等閒視之,股市苦日子恐未結束。

 

■美國2023年將陷入短期衰退,問題出在貨幣供應增長停滯!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Steve Hanke在8/29日表示,過去兩年由於美國Fed放任貨幣供應量QE空前增長,導致目前通膨維持在高位不退。

 

他說:「2023年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這不一定是因為升息所帶來的後果。因為我們已經有五個月的 M2為零增長,貨幣供應增長停滯!」

廣義M2通常被作為衡量貨幣供應總量和未來通膨的指標,M2包括現金、支票、儲蓄存款和貨幣市場證券。

 

Hanke 警告說,最近幾個月,M2貨幣供應停滯不前,這可能導致經濟放緩,並在 2023年帶來經濟衰退。

 

當然學者有其學理上的憂慮、恐懼,才能鼓動韭菜自殘於十年線的阿呆谷!

但事實上,美國Fed掌握「流動性供應」水龍頭開開關關的權利,美國Fed只是在為「華爾街」製造下個十年抄底、播種契機!

 

■「供給衝擊」的病,用「貨幣政策逆週期」的解藥,很難救活!

 

美國Fed掌握「流動性供應」水龍頭開開關關的權利,所以它能為政治服務!

「升息循環」是美國Fed慣用手段,也是靠這一招半式闖江湖?

因他佔據天時,升升、降降時間點,操之在他手上?

他只要出乎大家意料,降降降息、升升升息、QE、QE…QT、QT…即可解決問題。如同玩玩「魷魚遊戲」?

 

例如,當經濟面臨「需求衝擊」時,例如企業縮減招募、減少投資,消費者支出下滑,通膨和成長同步減緩(如2000年和2008年的經濟衰退類型就是),只要美國Fed水龍頭開開即可,還可順手牽走一隻「諾貝爾」。

 

但夜路走多了,可能會撞上「鬼」?

此次【央媽失控】已使美債出現「流動性不足」問題?

尤其這次疫情清零或俄鳥戰爭爆發,帶來的是「供給衝擊」,是否會超出美國Fed掌控?

 

近二年的一連串事件,影響經濟體系供應鏈的能力,使實體經濟受創、尚無法用美國Fed的「貨幣政策逆週期」來修復,是否會超出美國Fed掌控?

此「供給衝擊」的病,用「需求衝擊」的「貨幣政策逆週期」解藥—升息、升息、縮減QE、縮減QE…來修復,若無法解決,即會超出美國掌控?

 

面對「供給衝擊」病灶,美國與中國大陸、普丁玩的是「膽小鬼賽局」,中美俄誰會勝出?

 

而美國Fed 先前忽視「量化寬鬆」行動的洪害,如果鮑爾現又忽視「量化緊縮」行動的旱害,—旦掌握不了time-lag節奏,「狼來了」喊太多次,未來美國Fed也恐遭狼吻!那時「美元霸權」也將人設崩壞?如同時中「走鐘」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留言列表(1条)

  • houston junk car buyer
    houston junk car buyer 2022 年 12 月 5 日 上午 2:41

    I do trust all the ideas you’ve presented to your post. They are really convincing and will definitely work. Still, the posts are very brief for novices. Could you please extend them a bit from subsequent time? Thanks for the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