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增持「西方石油」的啓示

巴菲特增持「西方石油」的啓示

2home.co  楊惟婷

 

波克夏海瑟威(BRK.B-US) 2020年8月以60億美元入股日本5大商社(伊藤忠商事、丸紅、三菱商事、三井物產、住友商事),一年過後這項投資獲得約20億美元的回報。近日巴菲特又連續增持「西方石油」,然後呢?

高油價時代是否來臨了?

 

一、巴菲特連續增持「西方石油」為那樁?

 

自2020年8月以60億美元入股日本5大商社後,波克夏一直找不到合適標的,因此只好執行股票回購,2021年回購總額達270億美元,且截至2021年底波克夏海瑟威(BRK.B-US) 的現金儲備尚高達1467.2億美元。

 

波克夏海瑟威 (BRK.B-US) 2/26日公布2021會計年度第四季財報,純益396.46億美元,年增10%,全年純益達 897.95億美元,年增達111%。

執行長巴菲特表示,蘋果 (AAPL-US) 是推動波克夏價值的四大巨頭之一,目前持有蘋果5.5%的股份,成本360億美元,帳面價值已超過1600億美元,占波克夏投資組合達 40%。
2021年蘋果向波克夏支付 7.85億美元現金股利。而蘋果股權價值成長獲利高達 56億美元,因蘋果保留大部分資金回購股票。

 

巴菲特亦在致股東公開信中表示,他和夥伴芒格 (Charlie Munger) 除啃蘋果 (AAPL-US)外,發現市場目前幾乎沒有什麼能讓他們感到興奮的潛在收購標的,反而發現股票回購才是目前部署現金的最佳方式。

 

但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波克夏「找不到投資標的」的情況似乎有所轉變了。
巴菲特執掌的波克夏公司 (BRK.B-US)最近向美國證券交易所 (SEC) 披露3/2日到3 /4日期間,買入石油探勘商「西方石油」 (Occidental Petroleum) 股票6140萬股,目前共持有 9120萬股「西方石油」股票,持股價值累計超過50億美元,波克夏占流通在外股票將近10%。

 

最近俄國恐面臨能源禁運帶動國際油價飆漲25%,西方石油 (OXY-US) 同期也狂飆 45%。該股近日報每股55美元左右。而該公司股價在2020年10月股價跌到每股9美元。

 

波克夏公司 (BRK.B-US)在3/14日至3/16日期間,再買進1810萬股「西方石油」,波克夏公司 (BRK.B-US)對「西方石油」的持股累計達到 1.364億股,佔「西方石油」流通在外股票的比率達到 14.6%。

波克夏公司 (BRK.B-US) 目前投資組合價值約為3500億美元,它通常都會採隨時間悄悄累積方式來增加持股,但此次卻罕見公開、積極地買股。巴菲特究竟看見了什麼?

由於波克夏公司 (BRK.B-US)已經是持有「西方石油」逾 10%的大股東,持股變動都需要在2日內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申報。波克夏公司 (BRK.B-US)最近一批買入的「西方石油」股價大約在每股 53到55美元間。

 

「股神」巴菲特這次青睞的西方石油 (OXY-US) 頁岩油商不只在北美和中東有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田,另有可觀的化工業務,包括常用於營建的聚氯乙烯 (PVC)。

 

西方石油 (OXY-US) 也正在積極發展綠能事業,3/23日宣布 2035年以前將在全球興建 70座工廠,它發展的碳捕捉技術,每座工廠預估一年可從大氣直接捕捉多達 100萬噸的溫室氣體。

西方石油表示,首座工廠完工後,將成為全球最大「直接空氣捕獲」(Direct air capture, DAC) 設備,每年可捕捉相當於 21.5萬汽車的廢氣排放量。

西方石油並宣布,等到碳捕捉設施在 2024年開始運作之後,將販售所謂的「淨零石油」(net-zero oil),給南韓煉油大廠 SK Innovation公司旗下交易部門 SK Trading。

 

總之,不管巴菲特究竟看見了什麼,這個方向應值得吾人追蹤?

 

二、石油是否會成為另一個「妖鎳」?

 

(一) 著名避險基金經理Andurand:油價2022年底將飆至200美元

 

著名法國大宗商品交易商及避險基金經理 Pierre Andurand 聲名鵲起,是在2008年的一場完美操盤,先是看準油價漲至 147美元,之後急劇減持,而當年年底,油價掉到僅 30餘美元,一來一回他管理的基金獲得 200%以上的收益。

另在 2020年4月做空石油,後來油價急劇跌到負值,也讓他的 Andurand Commodities Discretionary Enhanced Fund 取得 150%以上的全年收益。

 

Andurand  3/17日又表示,由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受到金融制裁,許多西方主要石油公司和貿易商拒絕與俄國交易後,俄羅斯每天約有 400萬桶石油供應已經在市場上停止銷售。即使俄羅斯和烏克蘭現在達成停火,俄羅斯的石油也回不來,若俄羅斯石油可能永久性退出市場,油價2022年有機會達到每桶200美元,我們將不得不忍受更高的價格來抑制需求,因為每桶200美元這一價格才能破壞需求,並加速能源轉型。

 

現在,Andurand認為世界可能面臨「負油價」相反的情況,供應如此緊張,以至於即使現貨價格飆升,一些市場參與者也可能難以交付實物原油。

 

(二)俄副總理警告:若禁俄羅斯原油,油價恐達到每桶300美元

 

隨著歐美國家對俄羅斯實施石油禁運,俄羅斯副總理Alexander Novak在3/21日警告,如果西方祭俄羅斯原油禁令,在供需失衡下,國際油價可能漲至每桶300美元。

 

Alexander Novak也表示,俄國正考慮禁止「鈾」出口,以反制西方國家制裁。
目前美國依賴俄羅斯及其盟友國哈薩克、烏茲別克進口大約半數的鈾,這些鈾被用於美國核電廠發電。

 

(三) WTI 原油期貨出現史詩級「負油價」始末

 

在油價期貨市場征戰的歷史中,2020年4 /20日將成為特別的一天,那天,即將到期的西德州中級原油 (WTI) 5月期貨合約一路暴跌,最終跌破 0.00美元,來到負值,成為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

事態很快又擴大,油價快速由 -10 美元,進展到 -30美元,最後來到 -40.32美元的最低價格,合約結算價4月20日收盤報每桶 – 37.63美元,下跌超過 300%,出現1983年 4月開始編纂油市期貨數據以來首見「負油價」,WTI 原油期貨出現了史詩級崩跌。

 

檢討當年WTI期貨合約之所以在到期日前出現離譜行情,根本的原因在於,當時庫欣原油倉庫快沒有儲油的地方了。
因為庫欣是美國原油期貨主要的存儲中心和 WTI合約的交貨地點,那天,許多沒有經驗的交易員突然意識到,他們只剩幾個小時時間,來找到一個可以接收實物石油桶的地方,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此時石油已不再是一種資產,而是一種負債。

依契約,5月WTI 期貨合約在最後交易日,多頭持有的人若未平倉,則必須實物交割,但因當時全球儲油設備大致已滿倉,多頭此時不儘速平倉或轉倉的話,將額外付出倉儲與運輸成本,如此虧損更大,才會在最後交易前不顧一切賣出 5 月原油期貨,也才會被空方壓著打,令5月原油期貨跌到不可置信的負值。

也就是說,原本多頭部位在油價大跌過程中已經損傷慘重,結算時再被壓低結算,再被殺多一次,這種感覺就如同勝利的一方在清理戰場時,發現有敵人手指頭動了一下還沒死,於是再掏出槍補上兩槍,此為金融市場上血淋淋的一面。

 

(四)美銀:WTI原油庫存接近見底,恐上演無法交割的歷史性「軋空行情」

 

2020年4月「負油價」殷鑒不遠,但這次華爾街一些分析師擔心,類似的動盪近期可能重演,只不過這次方向相反,從而引發另類史詩級別的「軋空行情」。

 

回顧 2020年 4 /20日的 WTI期貨負數,庫欣原油庫存爆倉是一大關鍵。
合約之所以在到期日出現離譜行情,致命的原因在於,當時庫欣庫存爆倉、已沒有儲油的地方,讓生產石油變成一種負擔。

 

如今的庫存情況則完全相反。近日,庫欣原油庫存已經觸及2400萬桶見底量,創下頁岩油時代以來的最低季節水位,這次換成空頭找不到原油貨源來交割。

 

美國銀行大宗商品和衍生品主管 Francisco Blanch 在最新報告指出,有限的產量成長以及強勁的煉油和出口需求,導致庫欣的庫存緊張,由於 WTI期貨合約的做空者,必須在合約到期時進行實物交割,因此庫欣原油庫存已經觸及2400萬桶見底量,可能會導致期貨市場出現更大的波動。

 

Blanch 說,4月合約將到期,鑑於市場在短期內極度空頭,我們認為隨著 WTI 每月到期日接近,軋空的風險大增。

與此同時,根據數據顯示,在過去短短的一個月內,空頭賣出了10億桶原油期貨,創下了歷史高位。

 

美銀更指出,從當前現貨的溢價水準來看,這些低位庫存中的很大一部分,可能還被用於維持管道運輸,所以它們可能不能用來交割 WTI原油期貨合約。

 

更加不利的,還有近期的 WTI原油–布蘭特原油價差,目前接近每桶 – 5美元,這可能導致在未來幾周 WTI原油出口量繼續攀升,甚至達到「創紀錄的高水準」。

 

美銀認為,這些現象都指向同一種可能,那就是近月WTI期貨合約有可能在2022年上半年「融漲」(melt-up),亦即與前次完全反方向的「軋空」事件上演。所以,石油近期是否會成為另一個「妖鎳」,值得拭目以待?

 

三、在俄烏戰後,世界局勢很可能會形成冷戰2.0

 

(一) 美國「對俄祭石油禁令」是項莊舞劍,歐盟從此成了美國附庸

 

歐洲的能源供應主要依賴俄羅斯,但俄羅斯亦需要歐盟提供的生活物質,雙方可透過貿易交換、互惠,而歐盟也可以做自己,形成全球三足鼎立的一股力量。

 

德國商業銀行 (Commerzbank) 分析師 Carsten Fritsch 表示,歐盟將近三成的原油進口需求來自俄羅斯,以柴油來看,俄羅斯甚至占歐盟淨進口高達八成,代表若對俄實施進口禁令,歐盟必須從他處尋找大量替代來源,這將導致市場供應吃緊,並擴大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及產油盟國 (OPEC+) 的增產壓力。

 

美國「借刀殺人」宣布對俄羅斯實施石油禁運,而少了「梅克爾」的歐盟無力抗衡美國,加上內部矛盾也較大,即使匈牙利和德國均表態反對亦獨木難撐。

 

美國3/25 日宣布,2022年底前,將向歐洲提供至少150億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 (LNG),歐盟也只能硬吞下去。白宮並表示,這些額外的LNG數量預計未來還會增加。

 

拜登橫刀捅了俄羅斯一刀,美國油商口袋又可以賺飽飽。

當然,好處也要跟小弟分贓。加拿大自然資源部長 Jonathan Wilkinson 也表示,加拿大有能力在2022年底之前增產5%,即將石油和天然氣出口量增加至多每日20萬桶原油,和相當於10萬桶的天然氣,以分一杯羹。

加拿大目前是僅次於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世界第四大的石油生產國。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將美國承諾增加 LNG供應形容為「感謝美國支持歐洲的能源安全和不受俄羅斯牽制」,這下拜登面子、裡子全收下了。

白宮另表示,歐盟表示將努力保證至少在 2030年之前每年額外採購約 500億立方米美國 LNG。此暗示未來歐盟要乖乖支付多出40%的能源費用,只能含淚當成上繳美國的保護費,並承受經濟衰退的苦果。

尤其,歐盟未來能源供應將依賴美國,未來歐盟若不乖將會被美國「斷氣」,歐盟從此將被美國脅迫、收編為小弟了。

 

同時,由於在2011年至 2020年期間,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的收入估計占克里姆林宮聯邦預算的43%,這下換普丁也阮囊差澀了,凸顯美國「一桃殺三士」的陰謀,而歐盟、俄羅斯、烏克蘭皆是這場「俄烏戰事」大戲的代罪羔羊。

 

(二)印度的中立政策讓他「如坐針氈」

 

依BBC報導,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由美國、澳洲、日本、印度建立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三個成員對俄羅斯都有很強烈的作為,唯有印度目前還是按兵不動;印度自獨立以來一直奉行著「不結盟」的外交政策,但在美帝霸權當下,現在不結盟政策無異是一場比過去更大的外交賭博,讓他坐立難安。

 

印度與俄羅斯的兩國關係有著數十年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冷戰時期,俄羅斯也是印度最大的國防供應國。

這次印度在聯合國對譴責俄羅斯的決議案上投了三票棄權,因此,印度可大量進口打折的俄羅斯石油。印度也未批評俄羅斯,甚至稱俄羅斯是「經過時間考驗的朋友」。

 

但現在事情發生了變化,美國現在正試圖說服印度,時代不一樣了。
一方面,美印兩國之間的關係已經加深,印度和美國之間的雙邊貿易額目前為1500億美元,而印度和俄羅斯之間的雙邊貿易額僅80億美元。

 

對於目前面臨的美國施壓,印度雖不想與普丁撕破臉,但也不想疏遠西方國家,畢竟印度需要美國的支持去處理與中國邊界的問題。

 

若印度一旦也被美國收縮,將失去俄羅斯的制衡,則印度14億人口未來將淪為美國的生產機器,美國又可「印鈔」交換印度的「奴工產品」。
那一天,印度不乖時,美國又可「凍結」印度的「美元資產」。連軍武大國俄羅斯難逃一劫,印度何德何能例外,屆時印度又淪為美國殖民地,姑且拭目以待?

 

四、對俄羅斯實施石油禁運,將抑制全球景氣復甦力道

 

(一)台灣央行:油價若達110美元,將吃掉2022年GDP約0.4個百分點

 

台灣央行副總裁嚴宗大3/14日赴立院經濟委員會備詢時指出,若後續俄烏軍事衝突持續加劇,並造成布蘭特油價2022年衝上主要機構預測的 110美元,恐影響全球消費及投資信心,並抑制全球景氣復甦力道,進而透過貿易與供應鏈間接影響台灣。

 

假設其他條件不變之下,油價若漲至每桶110美元,將使2022年台灣經濟成長率 (GDP) 下滑 0.3-0.4個百分點。但若是油價繼續狂飆,一騎絕塵呢?

 

(二)美國聯準銀研究:少了俄羅斯石油,全球逃不過經濟衰退

 

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經濟學家Lutz Kilian和Michael Plante3/22 日在一份報告中分析歐美制裁俄羅斯能源帶來的後果,他們將目前遇到的危機與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造成石油供應受阻的事件進行比較。

當時沙烏地阿拉伯為了減輕部分衝擊,承諾增加供油,才讓美國經濟僅陷入不到一年的「短暫衰退」。

但這次,要找到俄國石油的替代品難度很高,因為沙國和阿聯已經表明不願增產,美國頁岩油商也受制於供應鏈瓶頸、缺工、股東保守態度等因素裹足不前。

他們表示,如果2022年俄羅斯石油無法恢復出口,全球經濟難逃經濟衰退,而且可能比 1991年第三次石油危機的不景氣拖更久。

 

國際貨幣基金 (IMF) 3/22 日也說,在缺乏俄國供油的情況下,部分經濟體有衰退風險。

在供給增加有限的情況下,若俄國石油長期無法恢復出口,那油價將須保持在高點一段很長時間才足以抑制消費支出,當然也會讓全國經濟須保持在一段很長時間「衰退」。而消費需求破壞,歐洲所受到的打擊將尤其明顯。

 

IMF 總裁喬治艾娃 (Kristalina Georgieva)受訪時表示,2022年全球經濟仍能維持成長,但一些國家將有衰退風險,另一些國家則靠著從疫情中快速復甦,因此在抵禦俄烏衝突相關經濟影響的狀態好得多,但IMF將下修全球經濟成長預測,目前的預測值為 4.4%。

 

(三)拜登聲聲呼喚,但美石油生產商為何不肯大量增產?

 

俄羅斯與西方國家互相制裁,勢必兩敗俱傷,當歐美禁運俄羅斯原油後,投資銀行高盛預估,未來俄羅斯原油及石油產品海運出口量,每日將下降300萬桶左右,市面上甚至會有約7成的俄羅斯原油仍在尋找買家。

 

但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 (Fed) 調查區內141家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包括德州、新墨西哥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部分地區,所發布的最新季度調查顯示,大多數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管理層不願增加鑽探,並非因為政府法規的壓力,而是來自投資人和貸款銀行的壓力。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由於原物料和勞動成本上升,生產商和石油服務公司的成本正在迅速上升。

 

用以追踪石油和天然氣勞動力市場的指數處於 6年來最高水準,且石油服務公司正在收取創紀錄的價格,因為石油服務公司的成本也提高了,同時頁岩探鑽用的物料也短缺,例如沙子。

 

當前能源危機另一大問題將是,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是否願意增產,以填補對俄制裁後造成的全球短缺?
美國是全球最大生產國,理論上應可填補俄羅斯造成的空缺,但自新冠疫情爆發後,各公司因應需求下降而擱置許多鑽井平台,現在恢復鑽井的速度一直很慢。

調查顯示,2021年第四季至2022年第四季之間,生產商預期產量中值增加 6%,遠不足以對應減緩油價漲勢所需的石油桶數。

 

針對為何不願增產的問題,6成受訪者表示,這是因為投資人施壓,要求他們維持資本紀律。因為對於能源投資人而言,緩慢而穩定的增長才能帶來更大收益,這意味著他們將堅持自己的生產計畫,與過去石油榮景時的作法大相逕庭。

 

總之,拜登為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拿到了免費船票,但他們卻不願上船,亦即拜登為拉民調狠斷普丁生路,最終恐玉石俱焚,以全球經濟陪葬。

 

五、拜登要去那裡挖石油?

 

IEA表示,由於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且買家不願購買俄羅斯原油,從4月起石油市場可能每日損失300萬桶俄羅斯原油。

 

(一) 放寬對委內瑞拉經濟制裁

 

馬杜羅在2018年成功連任總統後,美國、歐盟在內等多國均以選舉舞弊為由,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並於隔年對委內瑞拉實施石油出口制裁。

 

當歐美禁運俄羅斯原油後,為了補足俄羅斯原油的供應缺口,美國正積極尋找其他石油與天然氣替代來源,並在3月稍早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 (Nicolas Maduro),進行多年來首次雙邊會談。

 

但雙方舉行會談的消息令委內瑞拉反對派感到震驚,委內瑞拉反對派正向白宮施壓,要求白宮暫緩以放寬對委內瑞拉石油制裁,來換取馬杜羅政治讓步的考量。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向那些積極爭取委國石油進口的石油公司表示,應堅守民主價值,不要幫助馬杜羅政府。民主正義要擺那裡呢?

 

同時,也引發美國共和黨和部分民主黨人強烈反彈,例如民主黨參議員Bob Menendez 即向美國總統拜登呼籲,不要透過放寬石油制裁,為馬杜羅政權注入新的活力。

 

即使在選票、政治考量下,最後白宮給予馬杜羅政府特赦,但放寬委內瑞拉石油制裁對市場的供給卻很有限,因為在投資不足、管理不善和制裁等因素下,如今委內瑞拉的產油量僅為過去五年的三分之一。

 

總體來說,如果美國與委國政府達成協議,最後一家仍在委內瑞拉營運的美國石油生產商雪佛龍公司 (CVX-US) 可能成為第一個受惠者。

位於加州的雪佛龍擁有「特殊許可證」,允許其在委國保持最低限度運作。而該許可證將於2022年6月到期,雪佛龍已向美國財政部尋求授權,通過修改後的「豁免」交易委內瑞拉石油貨物以償還債務。如果華府決定放鬆制裁,雪佛龍將能恢復委內瑞拉的生產,並恢復對其本身和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其他煉油廠的出口,以取代俄羅斯原油。

 

(二)伊朗「核談判」見曙光,初期將為全球油市增加每日50萬桶供應量

 

伊朗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第五大產油國。根據2005年美、英、法、德、中、俄與伊朗簽訂的《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JCPOA),伊朗得以發展民間核能計畫並免除西方國家制裁,條件是伊朗必須停止發展核武。

 

2018年美國前總統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但拜登上任後積極重建國際關係,自2021年開始與伊朗重新談判。

 

俄烏戰爭導致西方國家制裁俄羅斯,也讓國際油價急速飆漲,歐洲也因高度仰賴俄羅斯能源出口而阻礙經濟復甦,使各國將希望寄託在伊朗及委內瑞拉等遭到石油禁運的國家,盼能取消制裁來穩定能源價格。

 

近日,美國已「書面保證」對俄制裁行動不會波及俄伊貿易。
另一方面,伊朗近日釋放2名英籍伊朗政治犯,英國政府也向伊朗償還5.3億美元舊有債務,令伊朗核談判撥雲見日。

 

近日伊朗核談判出現轉圜,美伊談判有可能在近日內達成協議,隨後也將解除伊朗石油禁運。估計初期將為全球油市增加每日50萬桶供應量,2022年底前可增至130萬桶,可紓解歐美能源價格壓力。但民主正義要擺那裡呢?

 

六、跋尾—-「石油美元體系」恐正迎來斷崖時刻

 

「石油美元」的構想始於1973年,是在第四次中東戰爭引致全球再度爆發石油危機的背景下,由時任美國商務部長彼得森與美國經濟學家奧維斯共同提出「石油美元」的戰略構想。

 

經過美國時任國務卿季辛吉的遊說,沙烏地阿拉伯作為頭號產油國決定以「美元」作為石油出口的唯一定價貨幣,進而促成石油輸出國組織1975年一致同意以美元定價石油產品,並將石油收益投資於美國政府債券,以換取美國的軍事安全保護,「石油美元」體系也自此形成。

 

表面看來,美國和石油輸出國各取所需,互利共贏。但從國際政治經濟學的角度來看,美國通過提供軍事安全保護成功地將美元嵌入石油這一全球最重要大宗商品的中樞神經中,由此握有了經濟學意義上的「佔優策略」,得以從政治、經濟、金融以及安全等方面形成對中東主要產油國的戰略鎖定,進而在全球範圍內形成以石油美元和資本資產定價權為戰略支撐的機制化金融霸權體系。

 

《華爾街日報》3/15日報導,沙烏地阿拉伯正在與大陸政府展開積極談判,將其向大陸出售的部分石油以人民幣計價,並將人民幣計價的期貨合約納入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計價體系。

另一方面,全球第三大石油進口國印度正與俄央行探索建立「盧比-盧布」貿易支付機制。

至於其他幣種,例如歐元,早已成為部分石油出口國的結算貨幣,只是份額無法與美元相提並論。

這些現象可能導致美元在全球石油市場的主導地位遭到削弱,屆時,全球最有可能出現的是三邊甚至多邊貨幣均勢格局。

 

從技術層面來看,沙烏地阿拉伯以人民幣計價向中國大陸出口石油,本身並無太大障礙,伊朗、委內瑞拉等重要產油國此前都已做出相關安排。

但對2021年收入超過3500億美元、淨利潤1100億美元的超級巨無霸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而言,假如在與大陸的大單量石油貿易中使用人民幣替換美元,其對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帶來的衝擊將是大爆炸式的。

 

不論上述猜測是否最終兌現,僅從趨勢變遷來看,大陸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和全球貨幣與金融市場中最重要的參與主體之一,在雙邊或多邊貿易體系中使用或擴大使用人民幣,本身是十分自然的邏輯。

 

只是從全球貨幣與金融變遷史來看,一種貨幣一旦滲透到全球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的交易與結算體系,並佔據儲備貨幣的主導地位,則其全球經貿與金融體系產生深遠影響力。19世紀以來,英鎊和美元先後扮演過上述角色。

 

有研究認為,一國貨幣充當國際主導貨幣的周期一般為100年左右。如果該觀點的預見性成立,則自1944年布列敦森林體系建立以來,美元的霸權紅利週期所剩不多。這大概也是美國戰略界人士或經濟學權威憂心忡忡美元地位大廈將傾的部分原因所在。

 

其實,任何一種霸權貨幣體系都有崩潰的一天,所謂「一種貨幣只會死在自己的床上」,說的就是貨幣本身的力量使用過度,最終將導致全球貨幣體系迎來難以抗拒的新陳代謝與再平衡週期。

 

對「石油美元」體系而言,其長期面臨的主要挑戰是美國Fed無節制QE,使美元幣值及美國國力衰落相對受到質疑。

 

再從中期而言,其面臨的主要挑戰是石油本身作為化石能源將在「碳中和」背景下逐漸失去支配地位,導致石油美元體系將受到被逐步替代的命運。

 

短期而言,隨著「俄烏戰事」及Fed升息、QE縮表,「石油美元」會有死貓跳,屆時,全球最有可能出現的是三邊甚至多邊貨幣均勢格局。

 

總之,美國「對俄祭石油禁令」檯面上是可鞏固「石油美元體系」,並削弱歐盟及俄羅斯,但是,最終可能玉石俱焚,迎來了高油價時代,以全球經濟陪葬。

 

然而,生命總會自動找出路……

 

俄羅斯在困獸之鬥下,將擁抱中國大陸,催化「歐亞經濟聯盟」、「一帶一路」提早對接,也催生中俄「單一貨幣」機制,為「石油美元體系」提前迎來斷崖時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